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

在被美女围绕的日子里(五十七、五十八、五十九)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亲亲文学网

第三部分

本身是一场悲剧,起于哭声,至于眼泪.乐观的人懂得如何自欺欺人地用欢笑把这个历程充满,悲观的人则一直跪拜在的脚下,匍匐前进.从这个意义上说,是脆弱的,如一根筷子顶着一个鸡蛋,你只能欣赏,不能触动,因为鸡蛋随时都可能落地破碎.所以,幸福不会长久,这是许多年来,我一直坚信不疑的.而且,每段幸福的结束都会牵扯出一段让人不忍的酸楚.

五十七

和白静躲在二人世界里,如果说是一种幸福甜蜜.那么这种幸福甜蜜却如季的玫瑰,只能开在温室里.

学期快要结束的时候,我们俩几乎迷恋上了这种生活.早出晚归,出双入对.因为她的漂亮体贴,我的幽默风趣,情的汤锅一直都在沸腾.我俩象被嚼在一起的口香糖,天才也难以分开.

是转瞬即逝的,否则也不会被称为“快“乐.在这一点,上帝一直尊奉着人生是个悲剧的原则,执行地公平顽固.( 网:www.sanwen.net )

那天放了自习后,送白静回去的路上,她告诉我说,她已经打电话把我们交的事情给爸说了.

我说是不是他俩流涕抱怨家门不幸啊.

白静挽着我的胳膊,嘻嘻笑着说,是啊.哭得一塌糊涂.不过他们说,象他们这样的女儿能找到这样的已经不错了,只求上天有好生之德,让你对我好点.

我们俩边走边嬉笑着.

“妈妈很想暑假见见你.“

“想提前享受有了半个儿子的乐趣啊?“

“少得意哦.他们是怕我年幼无知上当受骗,替我把关一下质量问题.“

“好紧张哦,要不要考试?“

“嘻嘻~面试就可以了.“

“完了,我口语最差.“

“能数十个数,分别男女厕所就行了.“

“哦,我一定好好复习.“

“哈哈.....汉中好的癫痫医院.“

“嘿嘿......“

.......

那天,我在女宿舍门口,答应白静暑假去苏州见她.然后就吹着轻快的口哨回来了.

半个小时后,我对白静的便毫无意义了.

走到寝室门口,例外没有听到二胡的走调音乐,也没见大鸡穿着内裤在每个寝室来回串.

今天什么日子?大家都这么规矩?不会有什么阴谋吧?他们三个一直是隐藏在人民内部的阶级敌人.

我拦住对门寝室的一个小子问,今天什么日子?

他看了看我,挠着头想了想说今天好像是他老爸老妈二十五周年纪念日.

我估算了一下他的智商,然后对他说,记得就好.一定要打电话祝福他们.这么久了还在一起,很不容易的.

他莫名其妙的应了一声走了.

我观察了一下宿舍门,没有什么机关.然后就小心翼翼地推开了.

寝室里多了三个面孔:两个美女,一个猪头.

大鸡,二胡,三斤规规矩矩坐在一边,对面是莫非,丑丹,梁枫.

五十八

美女面前,男人不是流氓就是绅士.

大鸡他们三个象刚宣完誓的少先队员一样坐着,面对美女与野兽的真人现场版,被刺激地胡说八道.看我进来,舒了口气.也真难为他三个了,装出温文尔雅的形象,对着两个仙女夹一个相扑选手的景象,说不清楚是赏心悦目还是污染眼球.

我的加入破坏了三对三的平衡,狭小空间顿时显得局促烦乱,原本排序打乱后重新组合了.梁枫看我进来,竟然站起来坐到二胡旁边,有意无意拉着二胡的手,眉毛扬起,嘴角上挑,眼神怪怪地扫了我一眼,她眼睛里奇怪的内容在我里特别清晰,许多年后仍能在我脑海清晰地浮现出来.二胡不知道是激动还是紧张,抖地床都开始晃动.

莫非肥大的躯体坐在我的床上,挤得我和丑丹换到另一张床上坐着,他每说一句话,床都象被的受虐狂一样呻吟一会儿.

他对我私自离开剧社十武汉癫痫病哪家医院治得好分不满,而且毫不理会我的解释,居高临下把我批评地如同失足.让我只剩目瞪口呆的份了,好像幸好他及时发现,否则我就不可救药了.

最后他说省教委暑假组织十所高校联合赈灾义演,电视台直播,让我代表学校必须参加演出.最后威胁地说校团委书记已经通知你们黄导了.

丑丹很可怜地给了我一份剧本,说,你尽快改一改吧,快来不及了.

我没有别的选择.

否则这屋里的人谁也不会答应,我知道的.

二胡是典型的主义狂热分子,记得大三那年巴尔干半岛打仗,二胡正躺在床上游,听到那台破电视里说美国轰炸了我驻南使馆,没等我们反应过来.他已经大吼一声,日他个妈的.跳下了床,等我们反应过来,我的床单已经在二胡手里成了两截.他是我们学校第一个冲出去游行的.

现在是赈灾义演,又有梁枫,二胡就会逼着我无条件接收他们提的一切.就凭着丑丹的模样,大鸡也不会可怜我,而且他一句话就能把三斤拉拢,三斤一直是个为了早餐而丢失原则的人.

不出我的意料,等莫非他们三个刚走,大鸡就狠狠捶了我一拳,说,中华民族需要你的时候到了,必须把丑丹给我介绍介绍.妈的,这是什么逻辑啊?

我给白静打了个电话.在白静嗔怒的一连串讨厌中极其不情愿地答应让我再演一次.

难得的甜蜜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破坏掉了,除了每天早上去白静的早餐外,不能再陪她自习.而且到了后来因为晚上要改写剧本,连早起去教室等她一起吃早餐的次数也越来越少,直到最后她每次带了两个人的,却总是一个人在吃.

生活就这么不经意地又回到了从前.让我想不到的是那个晚上竟然使那种平静甜蜜的日子从此成了的回忆.

现在,我是不承诺的.承诺是缺乏理智时候说的话.

暑假来临的时候,我承诺白静的两件事,就这么轻而易举地食言了一件.因为暑假要义演,我不能陪她去苏州,而且,文科的假期,要到地方去联系单位,不像我们要留在学校.实习的时间紧迫,白静不能等我义演结束了.治疗癫痫需要多少钱呢>

送白静去火车站那天,刚下过.到处都湿漉漉的,一如她的.

站台上人很少,火车过后留下的难闻气味也被雨水冲洗地一干二净.

她抱着我很难过地说,都答应妈妈了,要带你一起回去的.

我捏了一下她的小脸蛋说,别把气氛营造地跟出嫁一样,以后有的是机会啊.

最后她讨价还价,让我演完后先去苏州,她去接我.

我答应后.她冲我做了个鬼脸,偎进我怀里.

拥着她,一丝清香沁人心脾.那种干净而又稚嫩的香味儿让我一阵晕眩.

有种非常强烈的依恋和如白静那特有的香味儿,飘进我的鼻孔,透进我的血液,流向我身体的每个角落.我紧紧抱着她,低下头吻着她的长发.

她脸蛋酽红,抬起头看看我,又快速躲开我的眼睛,把头重新埋进我的怀里.

那天,我们破坏了另一个约定,没等她过生日,我便吻了她.

在那个雨后的下午,阳光里到处都是七色的彩虹.

白静娇羞局促,紧紧闭着嘴巴,一个劲往我怀里钻.她那种害羞的样子,让我想起了把头埋进沙子的鸵.

我们的吻浅尝辄止,非常失败.

事后,她红着脸问我吻她是什么味道.我说好像是绿箭的味道.

我问她被我吻是什么感觉,她说有点湿.

五十九

有哲人说:生活就是一张网,每一个节点都改变着你的生活,牵涉你的。在不经意的时候,可能它已经潜入你的生活,改变了你命运的轨迹,于是人生的幸福或不幸往往是一个偶然。

那个天,老天象是被人抛弃的怨妇,整天都哗哗啦啦没完没了.把许多年来欠下的淡水资源一次性全部还给了大地.于是,全国各地都在告急,我的也不例外.

这场雨象个玩笑一样改变了我的生活,也改变了我的命运.

白静走了.生活变得有点失落,就像阳光里缺失了一段光谱,又象是饭菜里忘记了一味佐料.

习惯黑龙江正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的力量是巨大的.

每天早起五点我穿好衣服准备去教室等白静的时候,才想起,已经暑假了,于是,又脱了衣服睡下.

深人静的时候象荒草一样到处蔓延,给白静拨个电话,响两声后挂掉,白静很快就会打过来.互相倾诉,直至大鸡他们三个醋意横生的时候,才恋恋不舍的互相催促对方先挂.每次,我都会妥协下去,先自挂掉.否则我会怀疑我们俩到天亮也挂不掉.挂掉电话,我便更加白静,整夜整夜地失眠.我可怜兮兮地向三斤求助.他竟然没有给我一碗醋喝,却告诉我,这样也挺好,到了地狱不用倒时差.

我们专业的假期实习是在实验室做点没用的试验,简单地一塌糊涂,除了混几个学分外,没什么更大的意义.第一节课上,老师告知,等开学的时候交篇实习就可以了.下课很多人就请假回家了.为了报效祖国,我便也请假去排练义演的节目.

那次,排练的是小话剧<桥>,很感人,讲述抗洪抢险中,一位舍己救人壮烈牺牲的故事.每次,排练到那位军人在被洪水卷走的时候,总让那些旁观的儿泪水涟涟.

我演军人,梁枫演未婚军嫂,丑丹演被救的姑娘.全是戏,都很投入.

因为梁枫,二胡每次也会跟着请假.他去了一次后,被那些美女们激发了灵感,琢磨着加入剧社,而且还拉拢大鸡和三斤.那个时候还没有F4这个称呼,他却天才地提出让我们在剧社成立Q4这个弱智的组合,真实的含义是quiet sound(寂静的声音),缩略为QS,又觉得抽象,想到是四人组合,而且发音相同便改成了Q4.

他去剧社看排练的时候,把这个自认为很有上进心的想法告诉了梁枫.梁枫说怎么听着象是“快死“啊!

那段时间,二胡经常买冰激凌给梁枫,还给她唱自己新作的曲子,俩人都很高兴.当然,我也很高兴,因为每次二胡买冰激凌都不得已给我带一个.

梁枫是一个很吸引人的女孩儿,从内到外透着一种信号.每当,我看到她和二胡说笑的时候,我便会想起那天晚上她那怪怪的眼神.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