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蝴蝶文身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亲亲文学网

漫步,碎步

蝶似人,人似蝶

蝶附身人,人融入蝶

蝶残双翅文身,人怀绣字

————一曲红绡

(一)( 网:www.sanwen.net )

,很黑了,开始抒文的时候也一直在听着蝴蝶文身吟唱版。

夜,很静了,开始敲打键盘的时候很沉重,因为本就是个随时的人。

夜,很怕了,开始银幕出现的字眼已经吞噬了我,而这些日子来我本就是空壳。

夜,很乱了,我的执念害了我,我的多愁我也不理解只是会不时的,我开始把它叫做无病呻吟。

安,会发疯似地到处说安,这样觉得今晚可以安然入睡了,今晚可以脱离境了。

安,会不停的想象安然泰然的样子,然后自己说服自己我很的为何和自己过不去!

安,看到如此恬然的字眼我怎生的惆怅,我怎生的忧郁?

安,很久了我讨厌别人和我说这个字眼,可是明明确很很开心!

,我不知外面的怎样,很久没有望了,只是里它很,一如我的心理。

今夜患了癫痫如何正确治疗 癫痫病的治疗,注定又是我的不眠之夜,因为总会发现让我的东西。

今夜,你该知道我又是如何你的吧,你该知道我又是何如伤害自己的吧,你该知道我又是如何吞了泪水吧,你该知道我又是如何抚平自己的吧,你该知道我又是如何强抑制自己宣泄吧。

今夜,我想我又老了,因为人说多情的人易老,多愁的人更易老。

今夜,我想化蝶飞,化蝶文身,化蝶卷梦,化蝶伤夜,化蝶飞逝。

(二)

夜如此迷离,蝶似人,人似蝶。

夜如此感伤,蝶如人,人如蝶。

夜如此彷徨,蝶若人,人若蝶。

扑朔迷离我独,蹁跹起舞我自娱,光彩流溢我自描,旋律我自选,我舞了一世,我飞了一生,到头来却不知停在何处,沧海也许我都已经飞过了,那么桑田还怕什么呢!

当时只道甜蜜沁人心脾,如今只叹痴情多愁善感。累了也不能停止的扑哧,爱了也不能全心的表述,痛了也不能大声的叫唤,想了也不能飞速的煽着羽翼,倦了也不能闭上干涸的星眼。只是安慰自己远方有蝶也是如是,远方有蝶愿与你双宿双飞,远方有蝶比你更伤……

我什么都不会,只是会轻轻的扑通扑通着薄翅。我什么都不会,只是会偶尔的拈花惹草顺带露。我什么都不会,只是会深深的潜入花间处舔着痛楚。南京治癫痫病医院,治疗经验分享我什么都不会,只是会涣散的想象着如果随风化水兴许会嫣然一笑。我什么都不会,只是会想一直不停的寻找幽静僻静的地方供我安静的休憩。我什么都不会,只是会为找到逃避现实的场所而高兴的不知所以然。我什么都不会,只是会在任何时候会安静的放肆的想你。我什么都不会,只会在无人之际让眼泪尽情的侵占我的脸庞。

我以为飞累了就会停止我的,我以为飞累了就会厌倦你的温柔,我以为飞累了就会忘记你给我的感伤,我以为飞累了就会忘了曾经有那么个你,我以为飞累了我就会沉沉的睡去,我以为飞累了我就会忘了怎么流泪了。

到头来终是一场空,再怎么躲避都是会想起那是一个伤口,再怎么掩饰都会被人看到你的血丝已经渗出,再怎么欢笑都会被人猜到你的心事,再怎么一直不停的飞还是失忆不了……

(三)

夜乖的像个,起身出去洗把脸,灯光已屈指可数了,而我仍然清醒着。记得今晚早之前八点多的时候我就对室友说很困,而现在却异常的清醒。

洗去了汗痕也洗去了泪痕吧,轻轻然,我成了挥着双翅的落寂的彩蝶,在中我再也不用抑制了,在幽夜里我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放肆忧伤或是,在熟睡声起之后我终于可以安静的独享我的,在电脑前安静的落下我的残字断句。

一天之中会有多少曲折,这任是谁也无法预计的,我摸索北京军海癫病研究所着我的明天该是都是的吧,因为此时的蝴蝶至少还有羽翼,没了心,没了情,没了念,没了神,没了彩,至少还有这身蝴蝶装,至少还有清泪两行可以说明我心仍未凉。

我只是还未学会如何独飞的蝴蝶,我只还未学会如何沉淀忧伤的蝴蝶,我只是还未学会如何描装的暗淡的蝴蝶,我只是还未学会如何释怀的蝴蝶,我只是还未学会如何爱人的蝴蝶,我只是还未学会如何不去伤害人的蝴蝶。所以我害怕你们离我而去,因为不想一个人独自品尝。却又想让你们离我而去,因为我随时可以伤害你们,我随时会利用你们你们。

夜,它说光很亮你为何停止飞舞?蝶说:今天我的羽翼又黯淡了,似乎一点点色彩在消失了。

夜,它说已经很晚了为何还不安眠?蝶说:又是一潮起,今夜又伤愁,今夜又失眠,今夜又文身。

夜,它说为何又在无病呻吟?蝶说:蝴蝶文身只为记自己切肤之感,怎管那些是是非非之论!蝴蝶文身只为让自己身上篆刻着自己喜欢的,怎管那些无关痛痒之说!

夜,它说就算你怎么文身那个人还是不知道,为何要如此为难自己?蝶说:为自己找一个发泄方式,你不是没有看过的我如何,文身之后的我如何。至少文身后我没有发疯似地处处乱走,至少文身后我没有憋屈的心堵到了喉咙,至少文身后没有痛的让我想摔东西出气来转移我的注意力。

<癫痫病都注意什么怎么能控制好p>(四)

在仅有的双翅上篆刻上文字,在让我飞舞的羽翼上写上我的痴狂,在予我色彩的彩翼上涂上墨彩。任我怎样的痛楚也不悔,任我怎样的震动也坚持文身,任我怎样毁掉自己也要一笔一划挥洒!

总是这样,以为残翅了就会心里平衡,以为残翅就会停下不再如此暗哑,以为残翅我也会变得愔嫕,以为残翅了我也会变得欢欣。蝴蝶终是蝴蝶,只是记上文字后的蝴蝶有了灵性,只是文身后的蝴蝶慢慢的因为墨渍飞得吃力,只是文身后的蝴蝶喜欢上了静静的飞在无人的小径,只是文身后的蝴蝶喜欢回首望望自己双翅上洋洋洒洒的字迹。

我在文字里遐游,我在文字里伤感,我在文字里寻找,我在文字里残翅,我在文字里结心,我在文字里解情,我在文字里安然,我在文字里熟睡,文身的蝴蝶是只莫名的蝴蝶,文身的蝴蝶是只忆里生的蝴蝶。这样后记忆就不会因为我的磨砂而消失,这样后记忆就不会因为的流逝而被落在某个角落,总有一个人要去记那些美好的伤心的过往,总有一个人要缅怀那些发生过的真人真事,那就让我安静的这样……

我只听簌簌风声在耳旁,那是不曾间断的蝴蝶文身吟唱。我只听凄凄哀哀的低吟,那是蝴蝶的伤感文身历程。我只听片片红花在细雨中凋落,那是蝴蝶痴情的哼唱着残翅上的文的银铃声。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