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

我们一起奋斗的青春(小说)第二章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亲亲文学网

;

文/张朝阳

哥们失恋了

校园里的景别有一番气象,每天当快要落下的时候,张少君总喜欢静静地跑着去那片幽静地贾鲁河畔,看夕阳落下的那一片彩霞。

今天也不例外,傍晚,微微地风,柔弱地,与灯光融合成一片昏暗的天地,隐隐约约,朦朦胧胧,将东门那条小夜市的轮廓描绘了出来。那条小路也算是我们学校目前最繁华的夜市了吧,与郑开大道相接。小路的两旁栽满了鲜花、青和松柏,散漫着浓浓地香味。在这里吃饭要比校园餐厅别有风趣许多,这里也是少君他们兄弟几个经常夜市玩乐的场所。远远望去,那就像一条散布在夜间的廊上,又如同一条白丝的飘带漫游于银河之间。

张少君静静地坐在贾鲁河畔,享受着这片宁静与繁华,心里却在不停地回味着今天早上图书馆里发生的那一幕幕。( 网:www.sanwen.net )

滴答....滴答......滴答......手机颤动着不停,不知是谁的来电打断了少君的思绪。看了看手机来电显示才知道是张少君宿舍的老大张明帅打来的。

“喂,怎么了?”少君询问道。

“兄弟,在哪里呢?出来喝酒啦,今天哥们失恋了,陪我喝点酒。”

“恩,好,我在东门贾鲁河旁边玩呢,咱们东门见面吧!”

“恩,好!”从他的口气里张少君似乎读懂了他的心思,可以准确地判断出,这次肯定是他被女友甩了。

挂了电话,不一会,哥们几个都来了。

他们宿舍是7413,一共七个男生,性都很好,每次不管是谁有什么事情,他们几乎都是一块去解决,他们成了形影不离的好兄弟。

“走吧,喝点酒去,兄弟几个也好久没有聚聚了!”王俊磊抖了抖肩膀朝对面餐馆指了一下说道。

“恩恩,是啊,我也早呆不住了,自从上次给张温馨过过生日,咱们几个就是好久没有一起聚聚了,今天我请客了,兄弟们想吃啥?”王俊磊不知哪里来的如此慷慨,今天竟然说出了这话。

“靠,你这屌丝,今天也能说出如此慷慨大话癫痫会对女性有哪些危害,兄弟们今天恭敬就不如从命了。也难得给你一次表现的机会嘛,对吧?哈哈......”张少君说着对其他兄弟们挤了一个眼神。

啊哈哈哈...就是,就是...其他兄弟们也都跟着一块应和着大笑起来...

“好了,好了,走,我们还是老地方,今天谁不醉谁不许回去......”王俊磊看了看旁边失恋的张明帅,一边说道。

“不醉不休......”说着几个人一块朝着那个豫东大饭店走去......

他们都知道,这次哥们失恋了,平日里经常讨论女友的话题在此时的餐桌上已经不能再提起,他们都尽可能地举着酒杯,关于、情只是只字不提。

他们几个包了一个小房间,七个人一块齐坐在一张方圆桌周围,这时服务员已经把菜端上桌了,几个人静静地你看他,他看你,都不愿第一个去动筷子,但他们的眼神始终离不开一个目标:张明帅,他们知道,他们的任务就是让的兄弟好起来,振作起来、、、、、、

看着张明帅的样子,那瞬间涌来的莫大哀痛与,顷刻间将他的心完全吞噬,失恋的哥们仿佛被人一刀刀剐着,那种绝望与无力几乎将他魂魄也啃食殆尽。

还是张少君灵通了一点,故意缓解了一下气氛,“你看看,呵呵。这哥们几个很久没有一块用餐喝酒,我都快忘记先敬大哥一杯酒了”,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举着满满地一杯酒准备和张明帅碰杯了。

喝完酒以后,张少君笑道:“哥们啊。你看看你还是平时的你吗?我认识的张明帅可是的男,子有什么了不起啊,明天哥们给你介绍个。”

“哈,谁哪有我们寝室长那么牛逼了,整天都是泡在缘里面......”旁边的张温馨坐不住了,说道。

张少君在宿舍是寝室长,他们宿舍的一般都是直呼其代号-寝室长。

“就是他认识许多艺术系的美女呢,听说咱们学校美女最多的就是艺术系了,要不给兄弟几个介绍几个嘛。”老四朱志明终于按耐不住了,说道,“贪独食可不好哟”。说过便是又一阵笑声......

“对了,对了,这个周末学校里面艺术系要举行一次演唱会,要不咱们一块去,勾搭勾搭?”丁文豪,也是我们班班长,他可是一个花心的高富帅呢,勾搭美女对他来说只是小菜一碟。

哈尔滨治羊癫疯的医院哪家好

“周末?这个周末?也就是说后天?”张少君一脸迷惑地问道。

“恩,对啊,就是后天,难道你不知道吗,到时候兄弟们一定要饱饱眼福了。”说着挤了一个眼神,开始得瑟到。

“看来豪哥可是有备而去喽,哈哈......”此时的张明帅也被他们几个你一眼我一语地逗笑了。

“喂,你们还不要说,咱们学校有名的美女荷荷同学,也是大歌星,也是艺术系的,你说她会不会出现也唱歌啊?”“我可是对她一见钟情呢,挺喜欢她的歌声。”丁文豪一副得瑟的样子继续说着......

“你是说那个现在音乐界的新星,到目前学校音乐界中非常红的那个吗?听说过,不过不知道她的名字”郜鑫鹏说,到时候我得好好看看,参加瞧瞧去,嘿嘿....

郜鑫鹏,是我们宿舍老五,也是一个富二代,爸是一个知名公司的老板。他也是我们宿舍除了王俊磊以外第二个有女朋友的男生,诚实稳重,对比较细心地男孩子。提到美女,他也想能够看一看,人之常情嘛,男生都喜欢看美女,呵呵。

“她应该不会出来吧”朱志明难得的说了句。

“肯定不会来了”张明帅也是一脸很肯定的说,“人家现在是明星了,档期估计都不知道排多远了呢”,“区区一次小演唱会,当然不会参加了”。

“嗯,嗯,”其实什么也不知道的张少君依旧使劲点着头,不知道他同意的是什么。“不过也应该会有很多很多的学哥学姐会来的,美女当然也少不了了,哈哈”。

“那是当然的了,要不演唱会会有什么意义”张温馨附和说着......

“管他谁来呢,要是能见到美女就好了”张少君神采飞扬,眼睛放光。

“恩恩......”说着几个哥们大笑起来......

“来来来......干啦!”说着一起哥们几个畅饮起来了。

不知不觉他们已经畅饮了一个小时了,而这时候他们已经喝酒喝得半醉。他们都知道,哥们失恋现在是不好受的,每次一个人不开心,大家都得要醉。他们一起吃饭,一起唱歌,一起学习,一起旅游......他们是形影不离的好兄弟。

作为男生,他们不像那么会安慰人,他们只懂得用酒去麻醉一切,他们多么希望杭州治癫痫好的医院叫什么自己能够和朋友敞开心扉,男孩子嘛,往往是醉酒时候才能够说出来自己的真话,所以他们选择了麻醉。

寂静的悬挂着皎洁的月牙,透过窗照进一丝丝光线,窗外校园教学楼前那颗银杏树随着风摇曳着湿漉漉的叶子,在的映衬下,泛着光芒。

张明帅左手拿着斟满的一杯酒,微微抬起头,望着窗外,此时,他的眼睛里已经沉住了泪花。张明帅深深的叹了口气,把酒杯举高了,刚停留在半空,只听到“砰”的一声,酒杯被摔落在地。

他终于忍不住,“乌拉”一声地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此时,哥们几个都傻眼了,面面相觑却不知道怎么来安慰自己的兄弟。

张少君微微耸了耸肩,对着张明帅大声吆喝道:“你这家伙真TMD傻了,还是不是男人?脸被你丢尽了。”“不就是一个女人嘛,有啥了不起。我认识的张明帅不是你。”

大家看到张少君这样子挑衅张明帅,顿时更是傻眼了。郜鑫明也愤怒了,对着张少君也喊道“寝室长,你没有看到他那么,住嘴!”

“郜鑫明,你别管,让张少君继续说下去,就该说他。”坐在一旁的王俊磊也忍耐不住了。

“张明帅,我警告你,你除了这次再TMD为女人哭,我揍你!”张少君话语更加尖锐地针对着老大张明帅。

说着,张明帅站起来,狠狠地对着张少君踢了两脚。“我TMD要你管。”此时,兄弟们眼里都沉住了泪花。

“对,这才对嘛,张明帅你踢够了没有,如果能够解气,你尽管来,哥们随便你打,只是你TMD不要给我哭。”张少君忍着刚才被踢的说着便抱住了哥们张明帅,眼里得泪花也忍不住地在打转。

兄弟七个都互相拍着肩膀,齐坐在一块,默默不语,因为此时,他们的兄弟情义是不能用表达的。他们只想这样静静地沉默着,让兄弟尽情地去哭一场。

张明帅挺直了身子,又倒上一杯酒,尽情泪水肆意地划过心底的创伤,醉意醺醺地又喝上了一口。对兄弟们说着“我就不明白了,我对她哪一点不好了。她说她喜欢去看电影,我逃课也要去赔她;她说她喜欢穿一个长筒的连衣裙,我不惜花费了我一个月的生活费,去省钱给她买;她想要的,我都尽可能地去她了。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她会忽视我的存在。为什么突然就不爱了?安徽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

看着老大张明帅那种心碎的眼神,张少君是多么的,因为他也有过这样的经历。他深深知道,那种感觉比死亡还要疼痛。

张少君深深地叹息了一口气,意味深长地对张明帅说着:“老大啊,你这种我最明白了,我曾经也和你一样,那么傻地去爱过一个人,可是我现在什么都已经不在乎了。”“有些爱从开放到凋零只有一个一样长的过程,一地落英,像是从身边的人或事已经不在了原地,更像曾经地,在开花之后,没有人可以将它挽留,爱的结果也只能是伤痛。你要是真的爱她,就要去任她自由,只要她就好了,又何必让自己要求太多?”

张少君继续说着:“爱情有时候就像是俩个人在拉橡皮筋,受伤的往往是不肯放手的一方。平时你也是活活泼泼的,怎么就不明白这个道理呢?高中时候,我也是和你一样,整天为了一个人却把自己忘记了。想她的时候,我就写关于她的文字,关于她的一切,就那样不知不觉吧,就写了那么好几个本子。结果还不是一样,爱情不是强求得来的,是你的你不用说就是你的了,不是你的又何必强求呢?......”张少君不想再说下去了,他怕自己也会哭。

但是他还是要勇敢地去学会面对,便继续接着说:“我在一部文章里曾经写过这样一句话,

(我这个世界上,从来是没有什么‘绝境’的,无论多么漫长,朝阳总会冉冉升起;无论冬怎样肆虐,风总会缓缓吹来。)

是啊,没有什么是绝境的道路。爱情嘛,听多了,也不敢去轻易相信了。”

坐在一边的其他兄弟都瞪大着两眼细细地听着张少君的,没有人愿意打断他的话。

“是不是我的故事很惨?不过还要她的无情呢,让我练就了一笔好的和文章。也让我学会了成熟。”

张少君拍了拍张明帅的肩膀继续说着:“哥们啊,学会吧,与其找一个你爱的人,倒不如去找一个爱你的人!慢慢寻找吧,也许我的故事能够给你启迪,何处无?也许很快你就遇到那个她了,加油!”......

那一晚,他们聊了很久,说了很多知心话。

醉醺醺地他们讲着自己的故事,相互搀扶着,回到了宿舍......

那一晚,他们睡得特别地香。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