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

小明滚出去真人版视频导演王鑫:人生不怕慢,就怕站

时间:2021-06-12来源:亲亲文学网

  王鑫,75后知名电影人、影评人。小明滚出去真人版视频《小明和他的小伙伴们》的导演,曾参与电影《人在囧途》《画皮》《爱情呼叫转移》。非科班出身的王鑫自爆曾有交流障碍症,成名的过程堪称“人在囧途”现实版。

  以下分享王鑫在一刻talks的演讲视频和演讲稿

  人生不怕慢,就怕站

  ——小明滚出去真人版视频导演王鑫在《一刻演讲》的励志演讲稿

  我是一刻talks的讲者王鑫,很高兴在这里跟大家分享。

  我是一个宁夏人,当初一时冲动买了一张车票来到北京,就用大戏里说的话是,我到京城去挣功名。

  其实我是有一点交流障碍症的,我曾经严重到几乎没有办法直视跟我交谈的人,怎么改变它呢?我买了一张北京地图来到天安门广场,开始给人指路,当然是不收费的。我被很多人驱赶,甚至有些人认为我是神经病。但是我确实需要这样一个机会来锻炼我自己。其实这是一个很科学的方法,你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夺得对方的信任,并且让他认为你不是骗子,而且你要在很短的时间内,把他想要去的地方,很干脆、很直接、很明确的告诉他。一个星期之后,我觉得我应该可以去正视我自己、甚至正视跟我一起交谈的人。

  我也曾经在北京,像大家一样,开始找工作,很不幸的是,基本上都被人PASS掉了。后来一度让我自己失去信心了,我又找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我去关注所有的招聘信息,把它们都记下来,不管我能做的和不能做的,我都去应聘。我那段时间疯狂的在应聘,一到周六、周末的时候,基本上可以说每天有十几场应聘。刚开始一鞠躬汗就下来,到后来我坐在那里口沫横飞,再到后来我基本上把我的面试官都看羞了。

  后来我就很自然的进到一家企业去工作,那个时候我记得我经常打电话给我爸妈我妈说,其实你是可以回来的;我爸说,你要癫痫病是由什么原因引起的呢?腿勤腰软。这两句话,其实对我而言,我当时觉得受益匪浅。所以所有的事情我都很认真的去做,不管这个事情跟我有关系没关系。

  其实我觉得我们被很多人教化的有一些错误的观念,很多人说你要做你擅长的事情,把你不擅长的事情放开。但是我觉得这是错的,如果做擅长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千里迢迢来到北京,如果要做擅长的事情,我可以在老家娶妻生子,开枝散叶,甚至我现在说不定运气好的话,还能当个科长。所以去做自己不擅长的事情吧,你可能不懂,可能不会,但是你承担了这件事情做下来了,那么你下次就会了,做赔了也没关系,反正不是你的公司,老板会给你买单的。心里有一个一直在躁动的声音,就告诉我说,你得知道你想要做什么,你想要干什么,甚至说你未来是什么样子。

  就跟我们现在“一刻talks”这几个关键词一样,就是先要有思想。思想的意思就是说,你首先要明白你要做什么,你得醒过来,你的人生是睡着的,或者对你的周遭一切是麻木不知的。所以那个时候我就说好,给自己的未来做一个规划。当我开始有这个想法的时候,其实我的忧虑就开始了。

  我们都知道,从一个城市到另外一个城市,可能有更多的不安全感,我会担心很多事情,担心有一天失业,担心有一天不能够温饱,担心有一天爱的人离我而去,担心有一天我被迫回到我原来那个城市的时候,我无法面对我身边的朋友和同学。我甚至就在想,我说如果这样我就混吃等死下去,会不会30岁以后还拿着简历到处给你投。。其实对于所有人来说,都可能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不是什么事,但是我就不行,我会一件一件加在我身上,非常的忧虑,非常的没有安全感。

  我曾经站在北京的天桥上,大晚上的大概11、12点多,看到车流的时候我想纵身一跳,这就是我自己,一事无成,庸庸碌碌,也许跟每天早上上班的地铁人流中,每天吞吐这60万人,我就是其中一个,没有脸、没有思想。

  后来我说改变吧,一定要改变。

  于是我就尝试着去了解一些我不清楚的东西,首先我得确定我要干嘛,我在30岁的时候对着镜子刮胡子,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说,你到底爱什么?其实我真的是只有一个答案,我爱电影,真的爱电影。我会在我吃不饱饭的时候买盗长春好的癫痫病医院版光盘,虽然这样是不对的,但是我看了更多的电影、去了解了很多很多。像个傻子一样,往那个遥不可及的方向前进,即便有一天我倒在途中,没关系。

  确定了自己的目标和方向之后,紧接着就遇到一个很尴尬的事情,你怎么样像你的目标前进?我那个时候忧郁到,我住在一个很旧的小区,每天晚上下班之后把自己喂饱。然后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失眠,想很多事,于是我就下到小区里去散步。以致于那个时候小区里的野猫和野狗都认识我。

  那个时候我换了很多工作,我一个朋友说,你不行,你老跳槽,你说你这人能不能安安分分的做一件事情,你只要能安分做一件事情,以你的这个聪明才智是肯定可以的。其实我换工作、跳槽,一系列的东西不是说我是贪图新鲜感的人。我后来跟他讲了一个道理,说我们经常可以在路边看到车门打开,有人先伸出脚,他把脚先伸出车外,然后再站出来,很漂亮。但是有些人是先把脑袋伸出来的。那么先把脑袋伸出来,就像司机从后面踹了一脚,被踢出来一样。我是要换,我是要变,但我怎么去变,我用什么方法去变?这个变化中,我该怎么样去做?

  后来我跟我的一些朋友在吃饭,那天喝了很多的酒,然后我对大家宣布说,我要做一名电影导演,以后我的电影首映的时候,我们在场的1、2、3个,都要陪我脱光上衣,站在那里唱《好汉歌》,我会把它作为一个非常好的环节。

  宿醉完了第二天,我问朋友说,我说我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说你想当导演。我说,对,我知道,我说其他的。他说,其他的,好像我们哥几个要不把你拉住的话,你就把那饭馆里玻璃缸养的牛蛙生吃了。我说,那我去从做编剧开始吧,我也去听了很多老师的课,我发现我听不明白。我也去认真的研究了一下理论,我连吉尔德勒兹的《时间影像》都看过了,后来发现好像不太适合我。于是我就有了自己的办法去解决它,很简单,我跟大家分享一下方法,做编剧确实挺难,后来我就开始从自己写东西,后来给人当枪手,当然也没有署我的名字,我也心甘情愿,但是至少他让我从一个行业到另外一个行业活下来了。

  在《人在囧途》的时候,我是以资方的副总和项目总监的身份进入的。但是有不擅长的东西让我很崩溃,当初起《人在囧途》四个字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还癫痫病发作几秒钟是什么情况挺牛的。因为当初《人在囧途》的名字叫《爱回家》,结果后来被人改成《回家爱》,我实在不能去一出来带这么LOW的一个项目,这个名字就让我想死。后来我就把它叫《人在囧途》,因为我是70后嘛,我们小时候看过一个电视剧,叫《人在旅途》,然后把它改了一个字。

  当我开始洋洋得意的时候,院线的老大告诉我说,就凭你这个名字,你以后就不要干电影圈了。我说为什么啊?名字起的挺好的呀。后来他说,买票的时候,怎么打出这个“囧”。当初确实打不出来,然后我就跟媒体的朋友说,哥哥给你发个稿我也没法发,我只能发《人在口途》。

  当时我就想切腹,这世界都塌掉了。你想,人去买票,打不出来,海报上打不出来。包括我们在电影临上映之前,我们的整个宣传团队集体辞职了。当时我哭的跟刘备似的,我说别走啊,我立军令状啊,立投名状啊,这个片子如果不过3千万的话,我就引咎辞职。但是很多东西都熬过来了。因为没有什么东西你可以控制的,你不能要求这个社会来适应你。那就从自己开始,从自己开始变。

  我特别喜欢一句话,叫做生活本来太沉闷,但跑起来就有风。我一直觉得,自己能够和这个世界抗衡,可是发现最渺小的就是自己,所以就很努力的在做,一步两步三步。一直到后来,我自己的电影今年就要跟大家见面了。所以说,我来到北京将近十年的时间,经历了从天桥上要跳下去,经历了众叛亲离,经历了被人侮辱和嘲笑,但没事,我过来了,你们也可以的。

  我今天在想,我说能有什么东西能跟大家去分享?又想起了我母亲当时跟我的一段对话,那个时候北京的房子已经涨到基本上五环以内很难找到很便宜的房子了,都很贵。我妈妈无限忧伤的坐在我的旁边,拉着我的手说“孩子,北京的房价太贵了,你可怎么办那?”其实她说的意思我明白,就是我的家庭帮不上我。后来我就安慰她,房价涨的再快也没人出息长的快。一直到后来,我把所有东西都解决了之后,我还跟我妈把这个当笑话讲,我说,那个时候其实你跟我说房价涨的很快的时候,其实我心里也是挺长草的。但是我妈说,挺好的,你那个时候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肯定能把所有东西你要买的买到。

  我记得印象深刻的还有,就是当初我们在《人在囧途》首映礼的时候咸宁专业癫痫医院?,拷贝放反了。这个事情简直是天塌地陷。后来,经历了名字的改动,上映前政审的不通过,很多很多东西,一直到后来我们片子上映之后,首周的票房只有十万块,这怎么办?所以,想了很多的办法,最终让它成为当年的一匹黑马。

  当你不顺的事情发生之后,你想办法去改变,认真的去调整自己,在这其中找到乐趣。我觉得这就是一个最好的方法,永远不要等,永远不要停留下来,永远不要被无数强大的对手打倒,永远要往前走。其实转身和回头都很简单,我可以回到宁夏,我可以进一家企业,就这样放弃我的电影梦想。也许我们生活经历的迷茫和焦虑,它们无时无刻不充斥在我们的身边,但是别把它当回事,谁都会遇到。你不能躺被窝里睡觉,忙起来,去看书,去跟人聊天,去跟朋友谈天说地,去看一些比自己更强的人的经历。往前走,别回头。

  我们在经历着各种各样的变化,但是我们永远比它变化更快,当变化来的时候,我们利用好它,让自己前进。

  我爸爸在北京三院,最终因为结肠癌去世前,他说了一句话,用家乡话说的,他说不怕慢就怕站。人慢了没关系,一步一步往前走吧,但是别站住。我们生命就像个陀螺一样,我必须得等着一鞭子一鞭子去抽打你,必须你得高速旋转。如果你停下来,你就不知道滚到哪个角落了。所以我们把自己得武装起来,用力的活下去。一鞭一鞭的让我们速度转的越来越快,我们总有一天能够实现我想要的。也许它很久,也许它很漫长,也许被所有人笑话,没什么问题,就这样没心没肺的活着吧,让自己开始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慢慢地,你就会找到一个答案。

  我记得那时候我用了一个月的工资给他买了个山寨手机,装了一首歌叫《草原之夜》,放他枕头边上,因为我父亲是骑兵。他和母亲一起支援大三线,到了一个边陲的地方,一直到他退休。他躺在那,我放这首歌的时候,他眼泪就下来了,他已经没有意识,偶尔清晰偶尔糊涂。他后来跟我说,男人要有责任,照顾好妈妈。他跟我说,你要喜欢一件事情,你爱把它做完。

  我躲在走廊哭的时候我就在想,人生没什么好怨言的,我总能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做个愿意改变自己的傻子,一直往前走,人生就是不怕慢,就怕站。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