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

杨晓刚:何为自由――再与陈丽琪女士商榷学术争鸣www.hlmsw.cn,92vs真三国,下水道美人鱼下载,唐林彬,爱死了昨天简谱,打拼4txt

时间:2021-04-05来源:亲亲文学网

陈女士回应笔者商榷文(《何为自由――与陈丽琪女士商榷》)的商榷文的题目为《何为“儒者”――再与杨晓刚老师商榷――从马一浮先生的《大不自多》说起兼和杨晓刚老师商榷》,很令笔者欣赏。陈女士以马一浮先生的《大不自多》文来教诲笔者应该怎样做一个儒者。用军事家们的话说,“防线要建在敌人首都的上空”。看来陈女士找到感觉了,那我也就不敢再轻敌了。当然,在欣赏陈女士的进攻姿态的同时,笔者也不会转入防守,所以我的回贴,依然再续前篇之名,题为《何为自由――再与陈丽琪女士商榷》 www.hLmsw.cn

陈女士文中提醒笔者不应“骂战”,这当然是正确。最起码笔者确立清楚是在与陈女士商榷,而不是在与自由主义商榷的姿态后,就不应骂战了,否则就有失风度了。如果前篇中有什么令陈女士感到不快的言辞,笔者在此乞谅。 Www.hlmsw.cn

陈女士在《何为儒者》一文中,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在阐明了【何为“儒者”,这是一个很大的题目,章太炎和熊十力都写过《原儒》,冯友兰的《中国哲学史》也讨论过何为“儒者”】依然想通过马一孚先生的《大不自多》来廓清何为“儒者”,进而规范笔者的思维方式。这恐怕是很难完成的吧。王阳明先生说:夫学贵得于心。求之于心而非也,虽其言出自,不敢以为是也,而况其未及孔子者乎?韩愈先生说: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弟子不必不如师。颜渊曰:“舜何人也?予何人也?有为者亦若是。”而这些表达是与孔子的教诲是一致的,子曰:当仁,不让于师也。亚里士多德亦曰:吾爱吾师,然吾更爱真理。

www.hlmSw.cn

需要说明的是,我只是反对陈女士的这种妄想规范儒者思维方式的运思企图,绝无意反对马一孚先生《大不自多》中对后学的教诲,马先生一言一行皆为后世儒者范。马先生的《大不自多》如陈女士的评价,“辞理极美,义理宛转,非后学所能领会”。在我看来,马先生是在教诲后学们不要自设门户之见,因为学术是天下公器。准确的说马先生所论的是不要在“程朱陆王”诸学中设门户,但陈女士认为不应在东西方学说中设门户,我也完全赞成,我很喜欢看西方哲学类书籍,深叹其“病蚌含珠”之美,且认为不解剖那些一波波病死的西哲中的“思想之尸”就不足以知我华夏人文之大美。我不反对学生们读西哲,甚至应说成是鼓励才对,只是不断的提醒他们,“吃得进,拉得出,肠胃才清,否则会积食成病的”。我想马老先生如在,也一定赞成我的态度的。马先生谙熟英、法、日、拉丁及西班牙等文字,终生出入西方哲学与,然一世亦无动摇过对儒家思想的信仰。他的选择就是他的态度。

hlmsw.cn 文学网

陈女士文中提到【“开四方之门,以来天下之贤俊;广四方之视听,以决天下之壅蔽。”这同样说明了,儒者应该采取的一种态度,即一种开放的态度。这种态度就是要求我们儒者同样也要老老实实的读一读西方的贤者经典,而不要想当然的把“二律背反”说成“概念就像一个人一样,会有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二律背反是指两个截然相反的命题,康德认为当命题脱离了经验内容进入自在之物的领域就会导致二律背反。比如说人有自由还是没有自由就构成了一组二律背反。另外也不能想当然的就说“无耻”而没有任何论据论证,这都不是儒者应有的态度。】笔者的上一篇文章《何为自由?――与陈丽琪女士商榷》采用的是宏大叙事,前提假设为读者与我有相同的阅读量,很多细节不会做细致论述了。关于康德先生的“二律背反”问题和我对卢梭先生的反感问题,笔者在此略加详论。

罗素先生说:“如果说丘吉尔、罗斯福是洛克的结果,那么希特勒、斯大林就是卢梭的结果。”如果说罗素先生是基于历史发展的结果而对卢梭先生的理论加以否定的话,那么与卢梭同时代的西方大哲伏尔泰先生,早就预见了这种思想的危害。当年卢梭把他的《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寄给伏尔泰先生,伏尔泰回信中的第一句话:“先生,我收到了您的反人类的新著,谨表感谢。”注意他对卢梭思想的定性:“反人类”。伏尔泰接着说:“从来没有人用这么多的才智来让我们变得愚蠢;读您的大作让人想爬在地上四足行走。不过,由于我丢掉这个习惯已有六十多年,我遗憾地意识到要重操旧习在我是不可能的……”。他对卢梭思想的反感和批判持续一生,甚至后来发展到人身攻击。相关的思想史学知识,你可以自己查证一下。至于,我所评说的“不要脸”,是源于他的《忏悔录》的叙事方式。背后所表达的是对其思想的厌恶。 www.hlmsw.Cn

陈女士对卢梭思想的认同和维护是我怀疑陈女士自由主义者身份的重要原因。柏林如何选择一家好的癫痫医院呢谈“积极自由”与“消极自由”时,认为卢梭式的自由属积极自由主义,并加以否定。哈耶克则把自由主义分为“法国式自由主义”和“式自由主义”,所谓的法式自由主义就是指卢梭式自由主义,进而德国的康德、黑格尔和马克思也被他放在这个范畴里加以批判。中国的传统自由主义者一般都反感卢梭式自由主义,殷海光就持这种观点,今天中国的一线自由派学者们也普遍反感卢梭思想。以前的新儒家(民国二代)主要据守的是以康德为代表的德国哲学,也因此为中国自由主义学者指责为卢梭式的自由主义派。其实,新儒家欢喜的只是康德、黑格尔等人的形式主义的精美形式,而价值核心是在孔子处,与卢梭式的自由主义没一根毛的关系。如果理解了孟子对墨子的批判,那也就可以很自然解伏尔泰先生对卢梭先生的批判了。 HLMSW.CN

康德先生所提出的“二律背反”规律,可见于《纯粹理性批判》。一般理解为,同一个对象或问题所形成的两种理论或学说虽然各自成立但却相互矛盾的现象,又译作“二律背驰”,“相互冲突”或“自相矛盾”。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中用四个命题来证明这一理论之所以成立。这可能是陈女士产生误会的原因。实际上,这四个命题之所以使这一理论成立,就是因为它们涉及了元概念。这些概念被证成之后,那么所有概念也就都被证成。陈女士反对我的说法,好像是因为我谈的是概念,又以事物做喻,而陈女士的看法是“二律背反”只存于命题间。其实,命题也可以理解为概念,概念也可以理解为命题,而概念的本质又被黑格尔规定为事物本身,这些概念(概念、命题、事物)的切换只要在合适的语境内不紊乱就可以。哲公认黑格尔的辩证法就是建立在这一理论之上的。我们所熟知的辩证法是恩格斯从黑格尔的著作中抽取出来的。辩证法的两大原则是普遍联系和永恒发展,辩证法的三个主要规律是对立统一(矛盾)、质量互变规律、否定之否定规律。陈女士认为辩证法的学术对象是事物,命题,还是概念?在文本叙述中,所有事物都被概念化,概念化的陈述就是“命题”,由命题构成的文本又可以当作事物进行二次抽象。我对自己的比喻很得意呢,怎么在陈女士的眼里就变得那么不堪? www.HLMSW.cn

本文的题目是《何为自由――再与陈丽琪女士商榷》,那我们还是回到“自由”上来。西方人文的传统一般被陈述是两希文明,即希伯莱文明(上帝信仰)和希腊文明(理性思辨),也可简述为宗教与哲学。个人感觉陈女士是在把整个的西方理性传统(哲学)理解成为自由主义传统了,这是不对的,你不能否认西学中还有平等主义的存在。当代的古典自由主义学者们也只是上溯到洛克、弥尔(或称穆勒、密尔)处,从没听到过有高端学者认为西方自由主义思想来源于古希腊。如果真的有人那么说,那也只能证明他是个缺乏认知能力的二流或三流学者(无论他是西方的,还是东方的)。

古希腊的很多文献禁不起疑古考证,早有学者论证过此事。中世纪时,西方文明在中华文明的挤压下,兴起西方中心主义思潮,为了表明他们的学术是独立于中华文明之外的,于是就溯源出来个古希腊文明。现在所谈的古希腊文明中,有很多是他们自己伪造的。你可以想一想,西方古人是把字写在莎草上的,而莎草是存不上百年的。在中国造纸术引入前,他们用什么来做文明的传承手段?而像亚里士多德的手卷,左一本,右一本的不断被发现,岂不怪哉?从某种意义上说,古希腊文明是西方人意淫出来的。

我在此可以很体贴地不把上面那个因素考虑进来,我们就以《米诺篇》和《理想国》为文本,来看柏拉图的自由观。柏拉图认为雅典人的自由观有问题,“自由”不是随心所欲、漫无边际的。他反对雅典城邦散漫的“假自由”,他试图建立一种新的“真自由”,通过个人的判断、论证,在理性中找到“真正的善”。按照此善去生活,就实现了人的“真自由”。那么如何来找到“真正的善”呢?他认为需要通过论证找到真理(没有真理,没法生活)。那么怎么样找到“真理”呢?他认为应寻找概念的本质和规律。而这是当时的他所无法驾驭的问题。最后,他陷入到范畴论里出不来了。自由只是他的一个思想环节,柏拉图根本没有完成对“自由”概念的封闭。说白了,他还不懂什么叫自由呢。而且他很清楚、明白地反对人们随心所欲的自由状态。实际上,我完全可以论证他是反自由主义者。你听他在《理想国》的最后的抒情,“灵魂是不死的,它能忍受一切恶与善。让我们永远坚持走向上的路,追求正义和智慧。这样,我们可以得到我们自己的和神的爱。”你可以从中听出他对自由的追求和渴望了吗?我总感觉他和苏格拉底一样,多少有点神经分裂。 www.hlmsw.Cn

我想叫醒一下陈女士,请你从论辩中抽身出来,回看我们的论辩形式,你以自由主义者的身份用中哲的知识教育我该怎么做一个“儒者”,我以儒者的身份用西哲的知识教育你西安癫痫医院哪里专业怎么理解“自由”。这也太错位了吧,再发展下去都成笑话了。我们是不是回顾一下问题所在,聚一下焦呀。 WWW.Hlmsw.cn

我的观点是,我批评的是“自由主义”,而你是个“伪自由主义者”,我并没有批评你,是你太多心了。而你认为你就是一个真正的自由主义者,我就是在批评你呢。在这种情况下,你就应证明你是一个自由主义者。应该回答我的问题,“自由”的本质是什么?“自由主义”的本质是什么?中国的自由主义者的本质是什么?中国的自由主义给中国带来哪些危害?我们应围着这些元问题来论证呀。最起码,你应该告诉我,“自由”在你心目中的形象是什么样的?可别抒情呀,要下定义。你自己下不好定义,引用别人的话也可以,但你只能引用一个最爱,不能搞哲学史罗列呀。你以前罗列的那些是不成立的,有的可以变成“平等”,有的可以发展成“博爱”。总之,你的那种做法属于“一气化三清”。我的学术原则是不和妖怪作战的,你不能逼我做孙悟空,非让我“三打白骨精”。自由、平等、博爱是平行概念,不能夸大一个,废掉另外两个。二个以上平行概念被兼用的时候,就应生成新的上一级概念。比如下雨、下雪、下冰雹,这三个概念是平行的,你想兼而言之,那就应该说成是“降水”。

另外,不要搞学术栽赃。在你的行文里有这样的话【杨晓刚老师在他的文章中反复说“自由主义”是有毒的,而要我过来成为“儒者”,大有一种成为“儒者”就真理在握的样子。那么在这里我想通过马一浮的《大不自多》来讨论下是否真正的儒者就是真理在握呢?】我欲导你入儒,这是真的,别的问题不存在。我什么时候说过,儒者是真理在握的呢?子曰:早闻道,夕死可也。孔子都不知道人类的终极真理是什么,儒者怎么会真理在握呢?听说过“得道高僧”的说法,什么时候出现过“得道大儒”的说法呀?先师的教诲是“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我们儒者是追求真理的人,绝不是真理在握的人。我若“真理在握”的话,那岂不比孔子还伟大了嘛,那就干脆别做孔子的门人,直接自称“紫微圣人”,或者另创一套“大统一哲学论”之类的理论系统来呗。你不能乱讲话,这直涉笔者的学术品质。如你所言,【真正的儒者就是一种开放的态度和一种海纳百川的精神气质。一言蔽之就是这种态度和精神气质使得儒者始终在“真理之中存在(你的这个评价有点太高了,担不起)”】儒学不是“真理学”,只是与那些冒充真理,胡说八道,不着边际的所有东方和西方的其它宗教、学说相比,是最为高明的。你不愿意信,完全没有关系的,其实一言可蔽之,为仁由己,岂由人乎?儒学是“导而弗牵”的学说,尊重人的独立精神,子曰: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真正的儒者是反对意识形态式的强制性的思想灌输的。谁不想学,那就不学呗。礼闻来学,不闻往教。王小波先生曾说:“假设某君思想高尚,我是十分敬佩的;可是如果你因此想把我的脑子挖出来扔掉,换上他的,我绝不肯,除非你能够证明我罪大恶极,死有余辜。人既然活着,就有权保证他思想的连续性,到死方休。更何况那些高尚和低下完全是以他们的立场来衡量的,假如我全盘接受,无异于请那些善良的思想母鸡到我的脑子里下蛋,而我总是不相信,自己的脖子上方,原来长了一座鸡窝。”王小波先生安做“特立独行的猪”,不也为一些后人所称颂吗?他没事就刁难儒家说(说儒家古宅闹鬼,树老成精),可哪个儒者为难过他呀? HLMSW.CN

最后,我想提醒陈女士一点,不管理论论证的外在形式如何,文章的理论总要在内容上自洽(按照自身的逻辑推演的话,自己可以证明自己至少不是矛盾或者错误的)。你在文中说【“国有成均,在浙之滨。昔言求是,实启尔求真。习坎示教,始见经纶。无曰己是,无曰遂真。靡革匪因,靡故匪新。何以新之,开物前民,嗟尔髦士。尚其有闻。”所谓“新不弃故,故而成新,一推一辟,万物常新。”这就是说儒者为学,要循序渐进,要还原我们既有的学问的本来面目,并把握他们,然后开新的风气,而莫要把既有的学问妖魔化后,否定一切。马一浮先生这句话对“五四”时期极力妖魔化和否定传统文化的人来说是适用的,对于今天所谓的“儒者”们也是适用的。今天许多“儒者”就在尽力妖魔化晚晴至今西学东渐后的西方学问,并以此来宣扬所谓的“儒学真理”,而这恰恰是违背了儒学一贯的精神。】你假马先生之说来教育儒者,可不要忘了你自我认定的自由主义者身份。你凭什么说“今天的儒者就在尽力妖魔化晚晴至今西学东渐后的西方学问,并以此来宣扬所谓的儒学真理”?你这种门户之见是不是也要破一破呀?你就不能把儒学理解成自由主义的一种吗?自由主义中不是有一种叫解构主义的吗?事实上,从来没有儒者“妖魔化晚晴至今西学东渐后的西方学问”,你这种说法根本就是胡扯嘛,本身就是妖魔化儒家。儒者们只不过是在“解构”那些东西,什么是解构?其实是一种策略,一种实践活动,其目的在于颠覆传统西方理论和各种方法论。也可说成是对那些东西“祛魅”,什么是祛魅?就是指对来自于西方现代科学和知识的神秘性、神圣人突然倒地抽搐是什么原因?性、魅惑力的消解。再有你的用词也不准,儒者们不是在解构“西方学问”,学术乃天下公器,崇尚理性的儒者们怎么会排斥学问呢?我们儒者解构的是古今东西学中的各种自由主义思想、平等主义思想、专制主义思想及宗教迷信。准确的说,不是在解构西学中的左右思想和基督信仰,有道是“开卷有益”,把那些著作当作文艺作品看看,有什么关系呢?我们儒者所解构的是中国西化派的自由主义者(黄皮西崽们)和黄皮俄心的左派自甘奴们头脑里被灌输的、肮脏的、有毒的各种垃圾主义和荒诞信仰。我们儒者的这种“重估一切价值”的解构主义态度是与中国自由主义宗师――先生提出的“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的主张相一致的。与一般意义上的解构主义相比,也许儒家干起活来,更干净、更彻底一些,但也仅此尔尔,很多人对此误解新儒家,认为儒家要“横扫一切”,这是不对的,当代儒家是不提“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我们儒者讲的是“普适价值”;我们当代儒者也不再提什么“别黑白,定一尊”了,我们现在的说法叫“共识”。我们当代儒者“重估一切价值”的解构主义态度是有原则和底线的,我们奉行的是“君子动口不动手”,要执论有据,在理性的学术的平台上解构一切,不会像左派或右派公知那样,谁反对我,我就打谁(吴法天事件、韩德强事件),那是流氓、土匪主义。你若以自由主义者自居那就把儒家思想理解成真正的自由主义就好了,你若认为自己是平等主义者,那你就把儒家思想理解成真正的平等主义就好了。总之,你只要承认自己是理性的,那就没有必要排斥儒家思想,不要建立宗派门户之偏见。否则,你的文章叙事就与你的主要学理依据相矛盾了。 wWw.hlmsw.cn

丽琪女士,让我们遵循苏格拉底的真理观,即“每个人都是在平等的基础上表达各自的意见,并接受对于自己的意见的质疑和审查,在彼此的辩驳中不断提升各自对于事物和政治事务的意见,由此显现出各自意见中包含的真理性”;让我们放下学术上的宗派门户之偏见,以无关乎信仰,只关乎学术的“虚心顺理”之态度来交流;让我们擦干净既往的商榷平台,不谈“主义”,以无差别心,从“元问题”着手,重新开始商榷,好吗?请回答,何为“自由”?(2012/12/8) HLMSW.CN 文学网

WWW.HLMSW.CN

HLMSW.CN 文学网

wwW.hlmsw.cn

www.hLmsw.cn

本人在大同思想网上写了一篇短文“何为“自由”――与杨晓刚老师商榷”以后,不经意间被卷入了一场骂战。在“杨晓刚:何为’自由’――与陈丽琪女士商榷”一文中,杨老师把我称呼为“自由主义”,并把他自己称呼为“儒者”,并认为我的这篇文章是自由主义和儒者的“战争”。事实上,在西方古典思想中,“自由”和“美德”本身是并行不悖的,无论是亚里士多德,还是卢梭,还是康德都论述过这个道理,但这不是本文想讨论的。本文主要是想和当代的“儒者”们讨论下,何为“儒者”。 wWw.hlmsw.cn

何为“儒者”,这是一个很大的题目,章太炎和熊十力都写过《原儒》,冯友兰的《中国哲学史》也讨论过何为“儒者”。本文不打算对这个问题进行宏大叙事,而是从一个很小的角度,即马一浮先生曾经创作过的《大不自多》来讨论下何为“儒者”。个人认为《大不自多》辞理极美,义理宛转,不是一时即兴之作,而是诉说了何为“儒者”这个命题。马一浮先生在浙大讲课的时候,反复强调,儒学不仅仅是一门学问,那么余以为儒学更加不是一种辩论或者骂战的工具。杨晓刚老师在他的文章中反复说“自由主义”是有毒的,而我要过来成为“儒者”,大有一种成为“儒者”就真理在握的样子。那么在这里我想通过马一浮的《大不自多》来讨论下是否真正的儒者就是真理在握呢? wWw.hlmsw.cn

在《大不自多》开篇,马一浮先生就写到“大不自多,海纳江河,惟学无际,际于天地。” wWw.hlmsw.cn

有人对此做疏如下“大不自多(疏曰:大者与天地而无疆,故易曰地行无疆。书,“不自伐,故有功”。大而不多者,盖天下之通才也。),海纳江河(疏曰:如水逝东流,至于归墟,如列子书曰,渤海之东不知几亿万里,有大壑焉,实惟无底之谷,其下无底,名曰归墟。八�九野之水,天汉之流,莫不注之,而昆明治癫痫费用无增无减焉。)惟学无际(疏曰:何所谓学?学者通一之道也,如许氏云,一贯三谓之王,儒者参天地之道,焉不及此!),际于天地(疏曰:天者寂而无形,地者厚而有质。理事分观。宇宙间事,何一非我之事,兹可谓之心光发明,光照乾坤者也。)”(俨然若思《马一浮先生浙大校歌疏引》)。马一浮先生这个开篇清楚的说明了,作为一个儒者,应该具有一种大而不自满的心胸,可以像大海一样海纳百川。而惟学无际,际于天地,则是进一步阐释了儒者为学,需要进入一个澄明之境,从而融入天地之间。怎么样一个“澄明之境”呢。马一浮先生在后面说到“无曰己是,无曰遂真。”有人作疏曰“自是者不彰,自伐无功。天下之真理,必待天下之至人。虚心者可萦天下之至道,小器小心,惟能知其浮华之说。吾以此知洞遂真源者,必待天下之大器。老子曰,大器晚成。吾以持此视诸众甫。”(俨然若思《马一浮先生浙大校歌疏引》)。这就是说,作为一名儒者,要进入“澄明之境”就是首先就是要虚心,不要认为自己已把握事物本质,更已穷尽真理。只有这样,才能放弃对一切学问的偏见,回到每一种学问本来的面目,即“大不自多,海纳江河”。

马一浮先生在接下来说:“形上谓道兮,形下谓器,礼主别异兮,乐主和同,知其不二兮尔听斯聪。”在这段文字中马一浮先生强调了体用合一。圣谟有曰:“询于四岳,辟四门,明四目,达四聪。”传曰“开四方之门,以来天下之贤俊;广四方之视听,以决天下之壅蔽。”这同样说明了,儒者应该采取的一种态度,即一种开放的态度。这种态度就是要求我们儒者同样也要老老实实的读一读西方的贤者经典,而不要想当然的把“二律背反”说成“概念就像一个人一样,会有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二律背反是指两个截然相反的命题,康德认为当命题脱离了经验内容进入自在之物的领域就会导致二律背反。比如说人有自由还是没有自由就构成了一组二律背反。另外也不能想当然的就说卢梭“无耻”而没有任何论据论证,这都不是儒者应有的态度。 文学网

马一浮先生继续写道“国有成均,在浙之滨。昔言求是,实启尔求真。习坎示教,始见经纶。无曰己是,无曰遂真。靡革匪因,靡故匪新。何以新之,开物前民,嗟尔髦士。尚其有闻。”所谓“新不弃故,故而成新,一推一辟,万物常新。”这就是说儒者为学,要循序渐进,要还原我们既有的学问的本来面目,并把握他们,然后开新的风气,而莫要把既有的学问妖魔化后,否定一切。马一浮先生这句话对“五四”时期极力妖魔化和否定传统文化的人来说是适用的,对于今天所谓的“儒者”们也是适用的。今天许多“儒者”就在尽力妖魔化晚晴至今西学东渐后的西方学问,并以此来宣扬所谓的“儒学真理”,而这恰恰是违背了儒学一贯的精神。

www.HLMSW.cn

马一浮先生最后写道“嗟尔髦士,尚其有闻,念哉典学,思睿观通,有文有质,有农有工,兼总条贯,知至知终,成章乃达,若金之在熔,尚亨于野,无吝于宗,树我邦国,天下来同。”马一浮先生这里强调了要融会贯通,掌握知识的源流和实践运用。尤其是强调了,“成章乃达,若金之在熔,尚亨于野,无吝于宗。”《易・同人》卦辞曰:“同人于野,亨”,“同人于宗,吝”。这就告诉我们真正的儒者为学,要放弃宗派和门户的偏见,要有开放的胸襟。杨老师反复强调自由主义和儒者的思想战争,这就是给思想贴上了标签,设立了宗派。我们都知道,一种思想,一旦被贴上了某种标签,就成为了意识形态,就偏离了这种思想本来的面目,这就是宗派之见,门户之见,只有放弃宗派的偏见,才能成为真正的儒者。 hlmsw.cn 文学网

马一浮先生《大不自多》总的来说就是一个意思,就是一名真正的儒者,并不是一个手握真理的上帝,也不是一个普渡世人的救世主。真正的儒者就是一种开放的态度和一种海纳百川的精神气质。一言蔽之就是这种态度和精神气质使得儒者始终在“真理之中存在”。这也是马一浮先生反复强调儒学不仅仅是一种学问的由来之一。而本人前面写了一篇短文“何为“自由”――与杨晓刚老师商榷”也不是向“儒者”们挑战,而是提出自己的意见供大家参考。这也遵循了苏格拉底的真理观,即“每个人都是在平等的基础上表达各自的意见,并接受对于自己的意见的质疑和审查,在彼此的辩驳中不断提升各自对于事物和政治事务的意见,由此显现出各自意见中包含的真理性”(参看陈高华《非本真的政治学》)。而苏格拉底这种真理观和马一浮先生《大不自多》所表达的也是一致的。

www.hlmsW.cn

马一浮先生《大不自多》辞理极美,义理宛转,非后学所能领会,谨以此文抛砖引玉。 文学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