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冰糖葫芦

时间:2020-10-21来源:亲亲文学网

  窗外的大雪纷飞着,呼啸而来的北风袭卷着破旧的木门,发出扑通扑通的捶打声,天气真是太冷了,把手从袖子里伸出来,似乎一秒钟就能冻僵掉。

  一个年幼的女孩双手插在自己的袖子里,坐在破烂的床边,守着躺在床上的母亲,她的母亲生病将近一个月了,起初只是全身倦怠,后来腿脚越来越不灵活,只能躺在床上了。现在,她浑身滚烫,即使是大罗神仙也不能再延续她的生命了,她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阿莲,我的女儿,妈妈现在感到非常的冷,再到衣柜子里给我拿一床被子吧。”母亲颤抖着双手,指着靠近窗户边上的橱柜。

  “妈,您都烧糊涂了,”小女孩抹着眼泪哭着说,“咱家过冬的衣服都没有了,哪里还有什么被子呢,您要是嫌冷,我就进被窝抱着您,让您暖和一会。”小女孩带着哭腔大声说道,并钻进盖在母亲身上的那一床被子里面,搂着她的妈妈。

  是的,他们家已经没有多余棉被和衣服了,这个可怜的家里只有她们娘俩,无亲无故的,小女孩的父亲在她两岁的时候去给地主家训马,不料马群发疯了,把她的爹给活活踩死了,此后,这个年轻的寡妇就独自带着她唯一的女儿过活了。可是,谁知道,阿莲还没有长大成人,她的母亲就得了这样一场大病,真是可怜啊!

  “阿莲,我的女儿,我就要死了,可是我的心里还有很多疙瘩,我曾经做了好多愧对良心的事情,我现在就要死了,我很怕我会因为这些事情而上不了天堂,要堕入地狱。”小女孩的母亲紧闭双眼,牙齿磨得吱吱响,稍后,又转过头埋进被子里,大声惊呼,“我的女儿,快去把门关上,这些风要进入我的脑子里了,要把我脑子一点点吃掉。”

  小女孩下了床,关上了门,又用木头抵着,没办法,这两扇门太破旧了,她进入了里屋的灶房,用最后一点母亲用粗麻布和财主换来的木炭烧了一点水,热腾腾的开水或许能给母亲带来一点温暖。

  “快拿开,快拿开,不要让我看到一丁点水,也不要让我听到水的声音,这太可怕了,这简直就像在挖我的心。”小女孩的母亲几近发疯地说着。没办法,小女孩自己把这杯热水一饮而尽,顿时感到好像进入了一个温暖的世界。

  “阿莲,我的女儿,快过来。”小女孩的母亲歇斯底里,悲痛地呼唤着她。

  “妈妈,我在这呢,你这么痛苦,我又能为你做些什么呢?”

  “在你的父亲去世的时候,我一个妇道人家真是没有任何办法来养活你,而你又需要我的奶水,我只好趁着夜色,别人都睡着了,去了隔壁的村子偷了一只老母鸡炖了吃掉,这才有了奶水,把你从饥饿中救了回来。任何人都不知道这只老母鸡是我偷的,可是现在我就要死了,这种偷盗的罪恶在圣经中是绝对不被允许的,我的内心一直备受煎熬,我一定会下地狱的。”说完,小女孩的母亲就哭流涕起来。

小孩癫痫能否根治ine-color: invert; padding-left: 0px; outline-width: 0px; letter-spacing: normal; padding-right: 0px; font: 14px/25px 宋体, Arial, Helvetica, sans-serif; white-space: normal; background: none transparent scroll repeat 0% 0%; color: rgb(102,102,102); vertical-align: baseline; border-top: 0px; border-right: 0px; word-spacing: 0px; padding-top: 0px;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妈,这该怎么办呢?我不要你下地狱。”小女孩又一把抱住母亲,也跟着她一起大哭起来。

  “我的女儿,现在也只好你到隔壁村走一趟,把我偷他们家老母鸡的实情告诉他们,让他们原谅我这个将死之人吧。”

  听到这话,小女孩立马就转身出去,朝着隔壁村的方向走去。寒冷的风卷着寒冷的雪呼啸着直往小女孩的身上扑,好像在说,加快点速度,要是你的母亲不能得到原谅她就得下地狱。

  她终于走到了目的地,看到主人家,跪在地上就一个劲地哭着:“大爷,我的妈妈就要死了,五年前我的爹爹给财主家训马被踩死了,她为了养活我就偷走了您家的一只老母鸡吃掉了,现在求求您原谅我的妈妈吧,您要是不原谅她,她就得下地狱了。”

  主人家一脸的惊愕,摸不着头脑,你容我想想,我何时丢过一只老母鸡呢?这些都是陈年往事了,就算你的妈妈偷了我一只鸡,事隔这么久,我也早就不生气了,回去告诉你的母亲,让她安心去吧!

  女孩听到这话,瞬间高兴起来,站起身来就往家跑,嘴里还一边致谢:“谢谢大爷您的宽宏大量。”

  回到家,母亲还在床边哭泣,她羸弱的手臂挽着手绢轻轻拭去眼泪,痛苦的神情一览无余。

  “妈,您别伤心了,隔壁村的大爷已经原谅您的行为了,您可以安心了。”

  “阿莲,我的女儿,我还得下地狱,每天都得忍受巨大的痛苦。”小女孩的母亲哭得更加悲伤了。

  “妈,这又是为什么呢?”

  “在你五岁的那一年,村子里修起了一座西方的教堂,这教堂很是豪华,里面有一架竖起来的十字架,每隔几天就会有人进去穿着黑色的外衣集中在一起祷告。”

  “这就是您信奉的基督教吧,听说是从我们脚下对面的大不列颠传过来的,以前我也能听到您在屋子里诵读一些很奇怪的经文。”

来宾治癫痫有效的专科医院line-color: invert; padding-left: 0px; outline-width: 0px; letter-spacing: normal; padding-right: 0px; font: 14px/25px 宋体, Arial, Helvetica, sans-serif; white-space: normal; background: none transparent scroll repeat 0% 0%; color: rgb(102,102,102); vertical-align: baseline; border-top: 0px; border-right: 0px; word-spacing: 0px; padding-top: 0px;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是的,传教士到了我们家来宣传上帝的信仰,他对我说,只要诚心信仰,上帝就能帮助他过上美好的生活。听到能让我们的生活好起来,我也开始每天祷告,向那些有知识的人请教该如何读一些圣经,到教堂去和上帝谈心,可是我坚持了一年,我们家的生活非但没有得到改善,反而越来越差,我们的庄稼连续两季减产,付给地主家的租子却越来越多,传教士承诺上帝给我们的美好生活根本就没有实现。”

  “然后,妈妈你做了什么?”

  小女孩的母亲一边沾泪,一边继续讲述:“我很是生气,我认为上帝骗了我,于是我就到教堂,指着上帝的鼻子大骂了两个时辰。”

  “但是妈妈你现在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呢?”

  “你不懂,我做了天底下最荒唐的事情,我骂了神灵,亵渎了上帝,这天堂是属于上帝的,我再也进不了天堂了,我要堕入地狱了。”小女孩的母亲悲痛万分,拍打着自己的身体,显得异常激动。

  “妈妈,您别怕,我现在就去教堂,去虔诚地忏悔,去祈求上帝的原谅,放心吧,您一定能上天堂的。”说完,小女孩又冲进了茫茫的大雪中。

  小女孩走到了教堂,幸运的是,教堂今天开门了,今天是个礼拜日,里面人满为患,大家都在自己的位置上整齐地站着,双手合十,默默祷告,完全没有注意到小女孩已经走进了教堂。

  仔细地听他们都在默默说些什么吧:“上帝爱世人,在上帝的眼里万物都是平等的,我们将宣扬上帝的道,把世上的人都当成我们的兄弟姐妹,让温暖和慈爱洒满人间……”

  “你这个小孩子在这干什么,现在是祷告时间,快出去玩吧。”一个外国佬大声呵斥着小女孩。

  小女孩神情委屈,眼泪不由自由地流了下来:“各位大爷大娘们,我的妈妈就要死了。”

  这哭声惊动了教堂里的所有人,他们听到声音都往教堂的中央望去。

  外国佬首先说话了:“怎么,你是想让我们到你的家里为你的妈妈祈祷超度一下吗?可是这需要花费很大一笔钱,你有那么多钱吗?”

沧州儿童羊羔疯能治好吗nsform: none; text-indent: 0px; margin: 0px 0px 1em; outline-style: none; outline-color: invert; padding-left: 0px; outline-width: 0px; letter-spacing: normal; padding-right: 0px; font: 14px/25px 宋体, Arial, Helvetica, sans-serif; white-space: normal; background: none transparent scroll repeat 0% 0%; color: rgb(102,102,102); vertical-align: baseline; border-top: 0px; border-right: 0px; word-spacing: 0px; padding-top: 0px;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不是的,我的妈妈以前因为愤怒曾骂过上帝爷爷,现在她很是担心自己上不了天堂,所以我来这教堂想替我的妈妈悔过一番,好让上帝爷爷宽恕妈妈曾经对他的不敬。”小女孩颤颤巍巍的,小声地说着。

  “什么?这可是大不敬啊!”教堂里顿时引来一片骚动。

  小女孩也被这阵阵的骚动吓得哇哇大哭起来。

  “通常来说,亵渎神灵的人都要下地狱,并且每天还要忍受着鞭打的酷刑,你的母亲注定是要下地狱的。”众人都一致这么认为。

  这话真的把小女孩给吓到了,她立刻询问该怎么办。

  “除非,让你的母亲亲自到这来,当着上帝的面磕五十个响头,并且嘴里念叨着自己知错了,这样才能免去下地狱的罪责。”教堂里的人自信盎然地说着,他们自认为这种处理办法是十分正确的。

  “可……可是,我的妈妈现在神志不清,半点力气也没有了,她已经三天没有吃过东西了,没有办法来到这里磕头忏悔。”小女孩很是焦急。

  这时外国佬过来圆场了:“你们中国人讲究父债子偿,更何况上帝爱他的儿女,让她的女儿磕头谢罪也同样能得到救赎。”

  听到这话,小女孩立马跪了下来,双手趴在地上,一边磕着头还一边大声说着:“请上帝爷爷宽恕我的妈妈吧,请您让她升上天堂吧,这是我唯一能为她做的了。”

  这可真是让人心碎!

  小女孩从教堂里回来了,她的母亲呼吸已经很弱了,面色十分苍白,不再哭泣,不再挣扎,安安静静地躺在那并不温暖的破床上。

  “妈妈,您已经得到了上帝的宽恕,您可以到天堂里享福了。”

小儿癫娴多大起病: invert; padding-left: 0px; outline-width: 0px; letter-spacing: normal; padding-right: 0px; font: 14px/25px 宋体, Arial, Helvetica, sans-serif; white-space: normal; background: none transparent scroll repeat 0% 0%; color: rgb(102,102,102); vertical-align: baseline; border-top: 0px; border-right: 0px; word-spacing: 0px; padding-top: 0px;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母亲听到自己女儿的声音,又缓缓睁开了那紧闭着的双眼,吃力地扭过头看着她。

  “莲儿,我可怜的女儿,妈妈的心里还有一件事一直压着我,让我喘不过气,让我生不如死,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我丢尽了一个作为母亲的所有脸面,我不愧称得上一个合格的母亲,你能原谅妈妈吗?”

  “妈,您一直都是我最好的妈妈,怎么会对不起我呢,您说吧,无论什么事我都原谅您。”小女孩的泪水落到了母亲的身上,打湿了她的额头。

  “你还记得吗?那串冰糖葫芦。”

  “冰糖葫芦?”

  “嗯,你去为地主家照看孩子,他们家的大少爷赏给了你一串冰糖葫芦,这东西可是个稀罕物,你自己不舍得吃,让我帮你收藏起来,说等到中秋节的时候再吃。妈妈也没有吃过冰糖葫芦,那木棍串起来的果子真好看,真诱人,红红的山楂上面沾满了糖稀,光闻着就是一个香甜啊。”说到着,原本一点力气都没有的母亲又痛哭流涕起来,“我真是一个自私的妈妈,我真是一点都不配做一个母亲,馋虫把我的口水引了出来,我竟然趁着你不注意,把……把那串冰糖葫芦吃掉了,还骗你说是夜猫子偷吃掉的。我真是一个令人恶心的母亲,居然会跟自己的孩子争着抢吃那属于你的冰糖葫芦。”

  小女孩的母亲发疯一样地尖叫着,哭泣着,虽然听不到一点声音,只能看到她的嘴巴在剧烈地抖动着。

  小女孩擦了擦母亲眼角的泪水,趴在母亲的耳朵边小声说着:“妈妈,别难受,我早就知道是你吃掉的,因为你的嘴唇上还留有糖稀呢,你吃了冰糖葫芦才正好如我的愿呢,我把它留到中秋节就是为了给你尝尝鲜的。”

  “阿莲,我的女儿,这么说你不生我的气了?”

  “才不生气呢,这冰糖葫芦本来就是为妈妈准备的,地主家的少爷给了我两串冰糖葫芦,我提前吃了一串,留下一串就是给妈妈吃的。”

  小女孩的母亲听到这话,眉头终于舒展开了:“那就好,那就好,这样我就可以上天堂了。”说完,母亲就闭上了眼睛,一动不动,升上天堂,去过她的好日子了。

  黑夜已经降临了,大雪依旧在飘着,北风依旧在狂吼着,屋子里没有一点炭火,显得更冷了,小女孩钻进了母亲的被窝,搂着母亲的身体,就这样沉睡了过去,她实在太累了,再过十二个时辰,她将迎来新的一天。

------分隔线----------------------------